close

 


【台灣煤礦博物館】

 


煤礦俗稱「黑金」,一百多年以前劉銘傳擔任台灣巡撫時,引進新式的採煤設備與鐵道運輸系統,成就了大規模工業化採礦的榮景,而帶動台灣經濟起飛。當時,台灣主要的礦區皆集中在基隆河的上游區域,新平溪煤礦便是其中之一。台灣採礦事業從劉銘傳擔任台灣巡撫開始,至進口煤搶佔市場,國產礦不敷成本而於 90 年 1 月 1 日全面停擺為止,歷經有 100 多年的歷史;週六的下午,我們來到「台灣煤礦博物館」,回溯台灣煤礦業的發展。由礦場轉型的台灣煤礦博物館不同於一般博物館,佔地遼闊,來訪時可要有走路的心理準備,從入口到搭乘運煤台車處,必須步行這段,幾乎全程都是碎石子及筆筒樹樹幹砌成的石階,雖不致濕滑難行,倒也有段距離。

 

百年後的今天,煤礦工業在台灣已失去了昔日的 風采,然而在台灣煤礦博物館,歲月可以讓很多事物充滿回憶。台灣的煤礦開採歷史相當久遠,事實上台灣的礦業 鐵道一直是走在時代的尖端,早在昭和5年8月在台北縣金 瓜石就完成了第台灣第一條的電氣鐵道,同年 10 月電力株 式會社在台北松山地區也鋪設了台北市最早的電氣鐵道。 當台鐵還在使用蒸汽火車頭的時候,台灣的礦業鐵道早已使用柴油及電氣火車頭了。火車就像身體的血管一般輸送 著能量,把一車車的煤礦送至各地。

 

一般來說鐵道軌距於 100 公分以下,統稱為輕便鐵道。 而以台灣來說,輕便鐵道的主要用途有四大項,林業鐵道 、糖業鐵道、礦業鐵道、鹽運鐵道。就林業鐵道來說,台 灣擁有三大林業鐵道,太平山、阿里山、八仙山。除八仙山外其它尚保存良好,更成為台灣知名的觀光景點。台灣 中南部的糖鐵及鹽鐵目前仍仰賴其運輸功能。唯獨此位於 北台灣最具代表性的礦業鐵道,卻遭人遺忘。如今僅剩平溪台灣煤礦博物館仍保留有此一段動態復駛的礦業鐵道。

 

寂靜的平溪,運煤輸送帶不在運轉,礦業停擺讓平溪鄉重回安適恬靜的氣氛。走入新平溪礦坑,遙想當時的「黑金」歲月,這一頁,可是平溪發跡的傳奇歷史,也與台灣產業發展緊緊相繫。台灣煤礦博物館包含新平溪礦坑及整個生產基地,所有礦業生產過程使用的機具、廠房仍保留原地,為了讓民眾了解採礦的過程,館方還做了一段 30 公尺的模擬坑道,從乘坐運煤台車改裝的小火車,到礦工裝備,以及現場保留的大型機具,讓遊客更能貼近煤礦開採過程。

 

煤礦的開採可說是高度機械化,除了大家熟知的,由人工進礦坑一鎬一鎬地挖下煤礦,接下來依靠的就是由鐵道、運輸帶串連的自動化生產區:運煤台車出坑道之後直接轉往翻車台,機械將台車倒轉 180 度,煤礦順勢倒入地下坑道中,由輸送帶載往選洗煤廠,沿著山坡架起的輸送帶好似雲霄飛車軌道一般,由支架架起,直接通往三層樓高的選洗煤廠。利用土石與煤礦的比重不同,煤礦在選洗煤廠透過水和篩子先與土石等雜質分離,並依煤礦塊大小分為四級,其中體積最大的塊煤價格最高;完成篩選之後,煤礦再由另一條輸送帶送入降煤櫃之中,準備出廠。

 

獨眼小車是台灣最早的電氣化火車,比台灣西部幹線鐵路的電氣化還早了 10 多年,因火車頭只有一盞燈泡因此被暱稱為獨眼小車。原始的電氣小火車頭是向日本日立公司購買的,另外三部存於館內之火車頭則是仿照原廠車頭複製而成,目前原廠車頭已經報廢,現在僅存二部可用。因為其車頭造型可愛有趣,所以大家就暱稱為「獨眼小僧」。礦業業者於 1939 年從日本進口電器化車頭,服務於台灣的煤礦場;在 1997 年新平溪煤礦停止開採後,礦業業者於 2001 年將傾毀的礦場電車之四台車頭的零件組裝於另二部電車頭,重新修復行駛,現在這二部電車可是台灣僅存的二部礦業電車,具有超過半百歲數的獨眼小僧其珍貴無比,吸引許多鐵道迷不遠千里而來,更有日本的朋友搭機特地前來,台灣的國寶級電車,任誰搭乘都有種時光回溯的感覺。

 

獨眼小車靠著只有一個人高的架空電纜及鐵道上的電路運行,走來巍巍顫顫,上方的架空電纜與下方的軌道不時還會因磨擦噴出火花,看來好像隨時要故障停擺,卻也有點奇特的可愛。改裝為載客火車的運煤台車已改用電池為推進能源,車身還是當時的模樣,但再也不用頂著架空電纜走路,行進速度比以前慢,二公里的路程要走個8分鐘,但再也不會噴出讓人心驚的火花,不過,台車的顛簸與噪音也不少於當年,若非扯著嗓門,根本無法交談。

 

水泥磚石打造的新平溪礦坑入口,在停工之後依然保持完好,但一入洞就會看到隧道上方土石已開始崩落,在冷空氣包圍的空間見到此景,不由得聯想起礦坑災變,涼意更甚。新平溪原本亦屬於台陽公司的礦坑,民國 54 年破土開採,67 年獨立為「新平溪煤礦公司」,直到 86 年初因基福隧道工程動工而停止採礦。這個礦坑當時是向下開挖了 1283 公尺才挖到礦脈,在主坑道之外還另行挖出了 15 條橫向的採礦坑道;真正的坑道很難開放參觀,於是館方打造了一條 30 公尺的模擬坑道,讓遊客體驗礦坑內的工作場景。

 

礦坑都以堅韌的相思木為支架,但採礦並非不斷地向前挖,隧道之外的礦層也不會放棄,這個只容一人曲身而入的坑道,只以二或四根相思樹段木頂著,礦工就冒著隨時都可能被塌下岩層壓死的危險,在不容迴身的空間中敲下煤塊以換取工資,地下採礦可說是危機四伏。新平溪停工之後,場區內大部分的機械若非毀壞,也已遭到嚴重鏽蝕,部分輸送帶也已倒塌斷落,這些看來有些淒涼的畫面,提點的正是台灣礦業落沒的現況。除了礦業生產機具之外,煤礦博物館內也完整保留了一氧化碳自救呼吸器、頭燈等各項礦工隨身裝備,館內也有一些礦工工作時的照片展出。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Joy and T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